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好,欢迎进入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关键字:

中心要闻

机关党委活动 当前位置:首页 > 中心要闻
小议“中等收入陷阱”
    资料来源: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机关党委2012-06-07


    2012年5月30日,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机关党委组织了研讨座谈会,主题是小议“中等收入陷阱”,城市与产业研究处孙英翘作了主题发言。同志们围绕“中等收入陷阱”这一议题,发表观点,讨论气氛热烈。现摘要座谈会主要内容:
    改革开放以来,广东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是近二十年来,广东省经济突飞猛进,经济总量逐年攀升,综合实力不断增强,生产总值先后在1998年、2003年、2007年超过了亚洲“四小龙”中的新加坡、香港、台湾,与韩国的差距也在迅速缩小。追赶“四小龙”的任务即将完成,广东省又面临着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难题,全世界不少国家都曾经陷入同样的困境,“中等收入陷阱”成为了众多国家经济发展的分水岭,如果此关过不去,经济将会出现长期停滞和剧烈波动,随之而来还会伴随着人口红利枯竭、刘易斯拐点等诸多问题,甚至几十年的时间陷入“陷阱”中而无法超越。广东省虽然是中国的第一经济大省,但也同时是人口第一大省,广东省在追赶亚洲“四小龙”的过程中能否提高人均收入、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关系着广东未来的可持续发展,是建设幸福广东、继续争当我国经济发展“排头兵”所必须要跨越的障碍。
    一、何为“中等收入陷阱”
    “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由世界银行在《东亚经济发展报告(2006)》中首次提出并使用,是指当一个国家或地区突破人均GDP1000美元的“贫困陷阱”后,很快会奔向1000美元至3000美元的“起飞阶段”;但到人均GDP3000美元附近,经济快速发展积累的矛盾集中爆发,原有的增长机制和发展模式无法有效应对由此形成的系统性风险,导致经济增长陷入停滞,迟迟不能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陷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阶段。
    国际上公认的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地区): 日本和亚洲“四小龙”。
    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典型代表:智利、乌拉圭、墨西哥、巴西等拉美国家;马来西亚、泰国为代表的东南亚国家。
    二、广东省与“中等收入陷阱”
    1998年,广东省生产总值(1030亿美元)首次超过新加坡(850亿美元)。
    2003年,广东省生产总值(1914亿美元)首次超过香港(1586亿美元)。
    2007年,广东省生产总值(4179亿美元)首次超过台湾(3974亿美元)。
    2010年,广东省经济总量达到6797亿美元。
    广东省GDP表现出突飞猛进的增长,但是高达1.04亿的常住人口和2100万的外来人口使广东省的人均收入并不乐观。
    三、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案例
    香港用了11年时间,新加坡用了11年时间,台湾用了8年时间,韩国用了8年时间。广东省2005年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2011年为7819美元,从进入中等收入阶段至今已经有7年时间。
    (一)亚洲四小龙跨越中等收入阶段的基本做法:
    1.采取政府干预下的市场经济体制,高度对外开放
    例如,香港奉行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对进出口商品货物不设关税;对商品市场、生产要素市场和劳动力市场的价格形成不加干预,企业拥有完全自主权,政府既不出台扶持政策,也不对企业生产决策施加任何干涉。
    2.抓住世界产业调整机遇,成功实现转型升级
    20世纪60年代以来,国际上先后有过三次产业结构转移,“四小龙”瞄准每次世界产业调整的机遇,顺势调整自身产业结构,成功实现了转型升级。
    第一次是在60年代至70年代之间,“四小龙”大力承接劳动密集型产业。
    第二次是70年代,“四小龙”大力发展重化工业(韩国将钢铁、造船、机械等十大产业作为70年代的战略成长产业;台湾于1974年提出了发展能源交通运输等基础工业及石油化学等重化工业的“十项建设计划” )
    第三次是80年代以来,“四小龙”大力发展高新技术产业,以微电子、通讯、汽车制造为代表行业的出口比重迅速上升。
    3.重视发展科学技术,建立独特的创新体系
    进入20世纪80年代,“四小龙”的科技发展模式向“内生型”转变,在引进技术消化吸收的基础上进行自主创新。
    新加坡主要倚重于外资带来的技术创新;香港的创新重点在于发展资讯科技、建立数码港和科技园、发展网络经济;台湾通过与跨国公司建立技术合作联盟、技术交叉授权等方式,不断提升科研创新能力;韩国制定鼓励创新的财政金融政策和法规,积极营造创新环境,支持企业、大学及研究机构等创新要素的创新活动,并且由政府出面,资助、协调、解决创新主体力所不能及的难题。
    4.大力提升整体人力资本质量
    一方面重视国民基础教育,另一方面为国民提供多样化的职业教育和培训。
    香港凭借其自由港得天独厚的优势,吸引全球各地的优秀人才赴港就业,目前在香港持大学以上文凭的就业者,60%都是来自世界各地而不是香港本地培养。此外,香港也通过鼓励本地学生到海外学习来提高本地人力资源的素质。
    5.积极推动文化产业发展
    一是政府制定长期文化产业发展战略。二是多渠道筹措文化创意产业发展资金。三是重视文化创意人才的培养和引进。
    6.重视控制社会收入分配平衡,不断缩小城乡差距
    韩国自20世纪70年代起推行“以工哺农,以工建农”的“新村运动”,大力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建立农村合作组织,培育现代亲和型农业。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转移农村剩余劳动力,大幅增加农民收入。扶持农村教育事业、医疗保险业等公共服务发展,不断缩小城乡公共服务和城乡居民收入分配差距。新加坡政府把工作重点放在实现充分就业和高质量推行政府组屋政策上,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绝大部分由政府财政拨款。台湾在经济高速增长期内始终重视增加居民收入和缩小分配差距,工资收入占国民收入比重从1951年的40.8%增加到1979年的60.8%。
    (二)巴西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
    1.产业结构转型失败
    2.收入分配两极分化,贫富差距不断扩大
    3.城市化速度远远超过经济发展速度
    四、专家学者对于“陷阱”的不同观点
    (一)肯定
    观点一: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依靠经济转型(王一鸣)
    出现中等收入陷阱的主要原因:进入这个时期,经济快速发展积累的矛盾集中爆发,原有的增长机制和发展模式无法有效应对由此形成的系统性风险,经济增长容易出现大幅波动或陷入停滞。
    王一鸣进一步提出了几个方面的应对:第一,坚持扩大内需;第二,推进产业转型升级;第三,提升科技创新能力;第四,积极推动绿色经济发展;第五,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第六,实施区域发展总体战略;第七,调整收入分配结构。
    观点二:科技创新是突破“中等收入陷阱”的核心要素(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
    韩国与巴西在科技创新上采取了不同的发展路径:
    1982年韩国正式提出“科技立国”战略,进入20世纪90年代,进一步丰富和发展“科技立国”战略,开始重视发展本国的高新技术产业,促进产业结构的优化升级。进入21世纪,韩国政府又提出“第二次科技立国”战略,核心内容从“引进、模仿”创新转为“创造性、自主性”创新。2011年年初,韩国知识经济部公布了2020年产业技术创新战略思路,提出要实现从“快速跟踪”战略到“领跑者”战略的转变,并实施“独一”未来成长战略。
    几乎是同时期,巴西奉行“华盛顿共识”从而走上了新自由主义道路。巴西政府通过大量吸收外国直接投资,并大举借债,试图由上而下地推进工业化,发展本国经济。经济增长过分依赖外资的结果是,跨国公司完全占领其高端产品市场,使巴西几乎放弃了独立的科技、产业和创新政策,逐渐沦为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附庸。
    (二)否定
    观点三:中国现在需要警惕的不是所谓“中等收入陷阱”,而是“转型陷阱”(清华课题组)。
    “转型陷阱”指的是,在改革和转型过程中形成的既得利益格局阻止进一步变革的过程,要求维持现状,希望将某些具有过渡性特征的体制因素定型化,形成最有利于其利益最大化的“混合型体制”,并由此导致经济社会发展的畸形化和经济社会问题的不断积累。
    “中等收入陷阱”的突出表现:原有支撑经济发展的有利因素耗尽而形成的经济停滞;而“转型陷阱”的主要表现:经济与社会发展的畸形化。
    在此种背景之下,走出“转型陷阱”的可能性只有如下几种:一是由超越型政府实施的改革顶层设计并有相应的力量推动这个进程;二是利用现有可能的因素推动社会力量的发育,使社会力量成为打破现状的动力;三是在矛盾和危机推动下的被动改变,但这要取决于既得利益集团的自省和觉悟。
    观点四:中等收入陷阱是一个伪命题(刘福垣)。
    现代化陷阱,就是对生产方式转化存而不论,把增长当作发展,以破坏自然环境和摧残劳动力为代价,开展现代化的达标运动。几乎所有的发展中国家都无一幸免陷入了这种对外送礼性出口、对内超经济剥削,用少数人的利益冒充全民族的利益,让少数低素质的人在短期内暴富的现代化陷阱。这些国家经济总量或平均占有量短期内的高速增长,掩盖不了社会分配的严重不公,片面依赖国际市场甚至成为不挂牌的经济殖民地,难以避免发生社会动乱,不断延长原始积累的阵痛。
    五、广东省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对策建议
    (一)转变发展模式,实施创新驱动,构造经济增长新动力。
    (二)走新型城市化道路,推进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
    (三)重视国内市场开拓,降低外部经济波冲击。
    (四)深化粤港澳合作,进一步提升开放型经济水平。
    (五)大力提高人口素质,培养“新人口红利”。
    (六)大力发展文化产业,增强文化软实力和竞争力。
    (七)推进结构性体制改革,营造良好的发展环境。
    (八)兼顾公平与效率,加快推进收入分配改革。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粤ICP备05088123号  网站标识码:4400000061
联系我们     地址:广州市东风中路305号大院8号楼 邮编:510040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1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