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好,欢迎进入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关键字:

专家论点

专家论点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论点
马骏:加快推进面向“互联网+”的监管转型
    资料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2017-11-01

  举世瞩目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胜利闭幕。十九大是在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关键时期召开的一次会议,对中国和世界将产生深远影响。国内外高度关注十九大,高度重视十九大后的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经济增长前景及对世界经济的影响。鉴于此,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于2017年10月28-29日在海南省海口市中改院国际学术交流中心共同举办以“新时代 新发展 新变革——十九大后中国转型发展及对世界影响”为主题的第83届中国改革国际论坛暨2017新兴经济体智库年会,邀请来自我国、德国、印度、泰国、土耳其、日本、挪威、比利时和其他国家的专家学者、智库、企业、政府官员等围绕新时代经济转型中的中国与世界、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加快完善市场经济体制、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的新突破等相关议题进行深入研讨。中国改革论坛网进行全程直播:

  大家下午好!我刚才从讲台上往下看了一下,在座的基本上都是年轻人,说明我们这个环节是最有希望、最有活力的环节,所以我非常高兴跟大家一起交流。 

  这个环节讨论数字经济时代的转型与改革。大家知道,当前数字经济发展的主线是互联网与各个领域的深度融合发展。由于融合,一方面提高了传统领域的效率,另一方面产生了新的模式、新的业态,更好的为消费者提供服务。由于这样一条主线,所以咱们国家提出了要实施“互联网+”行动,重点是要在11个领域推动互联网与传统领域的融合。我们看到,由于融合的不断深化,互联网的监管问题显得非常突出。一方面,由于融合发展产生了一些新的矛盾,比如说,用手机网上购物的时候、点餐的时候有食品安全的问题;另一方面,新业态、新模式需要新的发展空间,也就是说,现有的监管体制、监管的法律法规,要为新模式、新业态留下创新的空间。这是一个世界性的难题,我跟一些国外专家交流的时候,他们说你们中国的新模式发展非常快,所谓的发明主要是新模式。可见,监管发挥很大的作用。所以,我重点介绍我们面向“互联网+”的监管转型,也就是互联网逐步与产业融合的时候监管怎么转型。 

  “互联网+”不断深化的时候,数字技术也在快速的变革。目前的两大趋势,一个是万物互联,一个是智能化。可以说万物互联和智能化加载加速“互联网+”。所谓万物互联是指在传统的人与人的互联基础上,又加入了物的互联。万物互联后,就有了大数据、云计算,当然这是以通信网络为支撑的。有了大数据、云计算,就有了很多新的应用。由于新的条件的发展,比如说,计算能力、存储能力的提升,算法的改进,以及大数据作为支持,人工智能也快速发展,加速了“互联网+”以及互联网的应用。这是目前的趋势。 

  由于万物互联和智能化改变了整个人类的基础设施或信息设施,万物互联相当于地球长出了一套神经系统,能够感知物的变化,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相当于地球又有了大脑,这样的话,我们地球上的万物都能够感知变化,能够进行处理,我们地球是不是就像有生命力一样变成了生命体了。这是一个新的变化。在这样的变化趋势之下,相应的以此为基础,产业和企业都在发生变革。从产业层面来看,由于有万物互联、大数据、云计算做基础,我们看到产业在重构,比较典型的几个特征,一是产业从单向的现行的结构转变为双向的生态网络,这样的变革正在一些产业中发生。还有就是产业融合,产业融合不仅指的是制造业与服务业的融合,而且还表现为跨界现象的出现。所以,产业融合非常明显。同时,企业层面也在发生变革,由于有大数据、云计算做基础,有人工智能做工具,企业的生产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比如说开放性创新,快速迭代,智能制造、制造商与消费者等,这都是基于云平台做的,商业模式也在发生变化。还有一些新的介入者在颠覆传统的企业,我们看到了企业的变革。 

  由于产业和企业的变革,形成了对传统监管体系全面的挑战。我这里举五个方面的例子。第一,“互联网+”业务的创新特性改变了传统产业半途,颠覆了被监管的企业,挑战传统监管存在的基础。比如说出租车,过去我们管的是出租公司,网约车出来之后,汽车共享了,很多出租公司甚至去开网约车了,监管的对象可能就不存在了。或者说监管对象面临挑战、面临竞争,光管它还是不够的,这样的话,产业的变化导致了被监管对象的变化以及产业本身的变化。第二个,“互联网+”业务的融合特性模糊了产业边界,挑战彼此分立的监管体制。比如说,移动支付,它是信息服务业与金融业的融合,那么它应该归信息产业部监管还是银监会监管呢?有很多这样的新业务涉及到原来传统行业监管冲突的问题。同样是网络的内容服务,可以是新闻,也可以是视频,也可以是文化节目,也可以是媒体。但是,它表现为数字多媒体,你是按照新闻监管、还是按照广电、还是按照信息服务监管等,都面临着这样的问题。第三,“互联网+”业务的特性打破了服务提供地域限制,挑战属地分割的监管格局。互联网是全球性的,我们的监管体制是按区域设立的。第四,“互联网+”业务的平台特性改变了产业组织模式,挑战政府直接监管商家的管理模式。“互联网+”导致了网络的创业产生,无数的中小企业,数量非常多,很难监管,另一方面有虚拟性,不像实体店可以找到,所以,政府过去监管的方法很难适应。第五,“互联网+”业务的网络特性导致数据海量增长和业务的频繁迭代,挑战传统线下巡查监管模式。也就是说,传统的监管很难跟上业务快速迭代和数据海量增长的变化特点。 

  面临这样的特点,过去中国在适应新形势方面开展了转型的探索,主要是四个方面:一是监管从线下向线上延伸覆盖,思路由“支持创新”向“发展与规范并重”转变。过去我们常说互联网发展要先发展后规范,这个原则确实促成了中国互联网快速发展。但是,我们看到在互联网快速发展的同时,网络上开始出现一些消极现象,并形成了很大的挑战。所以,当前这个阶段,不仅要重发展,而且要重规范。规范的目的也是为了促发展,如果这些不好的现象影响到消费者的话,消费者也就会对网络失去信心。二是加强跨部门的协作。三是抓住网络平台这个“牛鼻子”探索政府与平台协作治理新模式。四是加强技术手段建设。这些问题的解决,还需要在体制上进行重新的设计。 

  我个人认为有五个方面的建议:一是重新审视政府监管的前提,动态调整监管的对象和内容。也就是产业和企业都变了,监管为什么要监管、目的是什么、怎么实现目标,这都是要调整的。二是坚持公平竞争的原则,支持“互联网+”的深化。互联网企业和实体企业线上和线下等,他们的竞争要坚持公平的原则,不能厚此薄彼。三是在加强部门间、层级间和区域间监管协作的基础上,进一步整合政府监管的资源。可能在部门间,横向部门要整合资源,纵向的也要整合资源,提高监管的效率。我们在放松事前管制的同时,也要加强事后的监管,这涉及到政府的监管。四是发挥网络平台作用,形成政府、企业和网民等利益相关方共同参与的治理格局。过去很多事靠政府管,未来由于互联网的互动特性,平台和消费者共同参与,可以形成一些新的机制,解决原来的问题,比如说信用评价、打分的方式等可以解决很多问题,通过模式创新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到时就不需要政府监管了。五是加强政府与企业间的合作,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先进技术支撑监管和服务的精准化。特别是政府要加强监管,并不是说政府自己搞一套技术,政府要有创新的能力,要利用企业的创新能力,应对不断变化的形势。 

  演讲嘉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所长马骏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粤ICP备05088123号  网站标识码:4400000061
联系我们     地址:广州市东风中路305号大院8号楼 邮编:510040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129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