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好,欢迎进入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关键字:

要闻信息

政声传递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信息
李稻葵:为什么学区房远比清华学历值钱?
    资料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2017-07-19

 

  在经济方面,一个大学的毕业生包括清华毕业生,收入是不断上升的,很难用短期内的经济收入来衡量。从长远来看,清华学位带来的人力资本溢价应该是相当高的。

  清华学区房为什么远比清华学历值钱?其中固然有学位房承载投资功能、个人成就感等多重原因,但其根本在于,清华所在的五道口虽然聚集了众多精英,但其过去20年新建的楼盘主要是办公楼,住宅极其稀少,导致这一“宇宙中心”房价居高不下。同时,现行土地制度下,五道口附近的农村土地和机构用地,也难以转为住宅用地而加以开发利用。换言之,房地产问题出在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供给方面。

  一些家庭经过长期奋斗,终于把自己的孩子送入了清华大学,而孩子毕业后却买不起清华附近的学区房。这一问题其实不难解释,我先分析为什么清华大学附近的房价如此之高——这是房地产泡沫之下一个更有意思且尚未被仔细挖掘的典型案例。

  五道口——“宇宙中心”

  清华大学东门外,在我1980年初入清华读书时是一片农地,只有一条小路通向清华。小路外面是双清路,它只能容下两辆汽车并排通行,却一直通到清河毛纺厂。

  清华东门那时非常荒凉,每天下午(尤其是冬天的下午)4点以后,我都像很多同学一样,从东门出发,跑步到五道口的铁道线,然后折返经过北门附近那座现已弃用的火电厂,回到清华,全程5公里左右。那时,清华学生学习用功,也特别重视体育。大家都争先恐后地锻炼,希望在1500米赛跑这样的达标测试中取得好成绩。

  时过境迁,现在这片土地完全变了样,广义称为五道口,又被戏称为“宇宙中心”。

  5万vs 10万:优质学区加持,住宅身价倍增

  这片地区房价高的确与学区有关。其紧邻清华,往西一站地铁的距离即到北大东门,有清华附小、北大附小、中关村一小、中关村二小、中关村中学以及稍远一点的101中学和清华附中等优质学校。

  学区能在多大程度上解释高房价呢?这里有个很好的对比。

  这一地区的住宅因为属于学区房,楼价普遍接近甚至超过10万元/平方米,例如在五道口、成府路南边有一个水清木华园小区,楼龄约为15年,其房价已经接近10万元/平方米。

  而一路之隔、地理位置更加靠近清华大学的另一处公寓房(也是70年产权),最近才涨到接近5万元/平方米。其原因是该公寓房到目前为止还不能让房产所有者“落户”,也就不能享受学区待遇。该公寓之所以不能落户,是因为之前一直未能加入居民委员会,因此中关村派出所不同意落户,而不能加入居委会的原因是业主委员会迟迟不能成立,因为业主来自全世界各地、太过分散,且附近是五星级酒店,酒店的很多设施与该楼相通,情况比较复杂。我经常与身边的年轻同事说,可以考虑趁现在该公寓楼不能落户、房价尚低时入手,落户问题迟早能解决,届时房价一定会“跳升”到与周边小区相当的水平。

  住宅与商业地产之争

  五道口被清华同学戏称为“宇宙中心”,因为这儿极其繁忙,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周末和节假日也是如此。这里聚集着众多年轻创业者、青年学子和专业人士。可是在这方圆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过去20年主要的新建楼盘都是办公楼,住宅极其稀少。

  办公楼包括大约50万平方米的清华科技园,它由七八座25层左右的高楼组成,除此之外,还有大批科学院新建的办公楼。

  与办公地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过去20年新建的住宅楼盘,数来数去能想到的大概只有三四个,其中包括刚提到的水清木华小区,其楼盘面积大概也就是不到10万平方米。另外一个较大的楼盘是15年前建成的华清嘉园,大概有15万平方米左右的建筑面积。此外,还有唐宁ONE,它是均价在15万元/平方米左右的高档公寓。而上述尚不能落户的公寓,总面积5万平米左右,10年前竣工,其出身的名目是清华科技园的配套设施。这样看来,与上百万平方米的商业地产相比,住宅地产的供应真是屈指可数了。

  这带来的直接后果,是住宅地产严重供不应求,其价格迅猛上涨。以华清嘉园为例,其开盘单价也就是3000多元,现在已过12万。当时在这里购房的胆子大一点、也有闲钱的老师,如今已经是千万级的富翁了。这些老师现在大部分早已搬出华清嘉园,因为华清嘉园已经成为留学生尤其是韩国留学生以及青年学生的租房地,人来人往非常嘈杂,不适合拖家带口的居家生活了。

  哈佛和斯坦福的案例

  行文至此,我们不妨绕一个弯,暂时离开五道口,来观察一下哈佛和斯坦福附近的房地产。

  最近一百年来,哈佛大学已成为一个带动周边经济不断发展的高等教育典范,但是,哈佛大学周边的土地主要是居民所有,除了小小的哈佛园(Harvard Yard)外,哈佛没有校门。大学与城市完全融为一体。那么,哈佛大学如何满足自身不断上升的住房需求呢?

  哈佛大学早已成立了自己的房地产公司,不断地在市场上购买周边居民的土地和房屋。但是仅此一招还远远不够,因为购买的居民房不经过哈佛所在的坎布里奇市的规划委员会允许,是不能改为办公用房的。所以,哈佛大学需要不断与坎布里奇市的规划委员会进行抗争,力争把一些居民房改造为办公楼,因此,哈佛大学与坎布里奇市的关系经常是非常紧张的。

  此外,哈佛大学对自己已有建筑进行改造,也会受到坎布里奇规划委员会的干预。规划委员会是由居民选举产生的,它所考虑的往往是现有居民的利益而非城市的整体发展,因而引发了许多荒唐的故事。比如说,2010年哈佛大学在改造一栋办公楼时,设计师在坎布里奇路的两边设计了完全对称的两栋楼——现在成为了亚洲中心及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和哈佛大学政府系所在地——为了把这两栋楼连在一块儿而不破坏街景,又设计了地下通道,但是规划委员会始终都不同意修地下通道,虽然这一点都不影响外景。据说,规划委员会中有一位委员,他的孩子没有被哈佛录取,因此非常恼火而极力反对。所以,尽管哈佛大学在全球化时代声名日益显赫,但其很难在附近扩张。坎布里奇市的GDP也很难增长,至少没有因为有哈佛大学而迅速上升。

  正是苦于长期搞不定与坎布里奇市的关系,金融危机爆发前,哈佛校长萨默斯决定跨过坎布里奇,到查尔斯河对面的小城奥斯顿发展,因为奥斯顿有很多空置的土地,那里目前有哈佛的体育场以及哈佛商学院。但是由于金融危机的爆发,这一发展规划一推延就是近十年。

  斯坦福大学在这方面比哈佛幸运多了。斯坦福大学确实促进了硅谷高科技产业的发展,从而导致其周边土地巨幅上升。幸运的是,斯坦福大学校园之前是个极其巨大的农场,斯坦福大学的外号因此而成为“农场”。斯坦福大学不愁地,为了应对高房价,斯坦福大学拿出自己一部分土地,开发成拥有大产权、小产权出让给教授的住宅。按规定,这些住宅只能卖给斯坦福大学自己的老师,这就部分解决了硅谷房价高给斯坦福大学带来的发展难题。

  清华和北大也在部分地模仿这个模式。清华在附近的清河购置了部分土地,在此建了小产权房出售给教师,也是像斯坦福大学一样规定只能在校内转让。这也部分对冲了五道口房价高涨的因素。

  住宅用地供给的机构困境和农村困境

  五道口附近并不是没有土地,但是这些土地很难拿出来进行开发。

  这里的一类土地由东升乡所有,在五道口这样高房价地段的中间,却仍然保留了一个乡,而没有纳入城市规划,也多少有些出人意料。至今东升乡仍然保留着自己的卫生所和乡办公机构,这里都是一片5层楼左右的低矮房子,完全可以通过土地置换提高容积率来开发利用。但是,一个乡的土地要改成城市用地,乡政府本身并不能直接得到很多好处,因此这种交易也很难进行。

  另外,五道口附近机构林立,包括清华大学和科学院等机构都有大量自己的土地,但这些土地都属于机关用地,不可能转为住宅用地开发。比如,科学院的楼,最近几年也是不断更新,从5层转成了15层,但是一栋接一栋都是办公楼,都不能转成住宅用地。清华校园有近6000亩土地,是全国没有另建校园的高校中面积最大的一个。清华园里有大量低矮的四五层的住宅和宿舍楼,这些楼也很难改造成容积率稍微高一点的,比如七八层的住宅,因为现有的居民很难拆迁,更重要的是,清华大学对于自己的土地并没有百分之百的处置权。

  这就形成了一个困境,那就是虽然房价高,但是土地很难被拿出来进行住宅的建设,很难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提供解决的方案。这恐怕是中国各大城市的一个通病,而北京尤其突出。

  清华毕业生为什么难以负担清华学区房?

  最后分析一下为什么五道口的学区房房价如此之高,远远超过一个清华大学高才生毕业所及的经济能力。

  首先,父母送孩子上清华的目的之一是获得人生的一种成就感,而这种成就感往往来自于非经济的因素,包括个人的幸福感和社会的承认。因此,即使毕业生工资不高,父母也期望孩子上名校。

  其次,在经济方面,一个大学的毕业生包括清华毕业生,收入是不断上升的,很难用短期内的经济收入来衡量。从长远来看,清华学位带来的人力资本溢价应该是相当高的。

  更重要的是,五道口附近的高房价,是一个投资现象,高价房并不像昂贵的萝卜白菜等消费品一样让人望而却步,只要投资者预期未来的房价持续上涨,就仍然会有人不断进入。这应该可以解释房价高与学历、与高才生的收入难以相比的问题。

  相关阅读《李稻葵:不能让房地产提前消费发展潜力》

  本文源自央视新闻客户端

  记者:包括限购、限贷一系列配套措施,您觉得有没有达到,解决房地产市场出现的问题?

  李稻葵:没有达到根本的目的,有些措施短期还不错,比如说限购,短期有用。但是一般来讲,限购政策实行两年之后,很多的投资者都已经满足不限购的条件了,比如说社保缴了两年,效力下降了。另外限购政策太硬、太猛,一刀切也有误伤,这个不行。所以我认为一定要有一个长期的根本性措施,地方政府必须拿出相当的土地财政收入,卖土地的收入,要成立基金长期租给那些中低收入的人群,以此来稳定房地产市场。让中低收入人群不要受高房价的困扰。同时按这个方式,也可以让地方政府化解一部分高库存的问题。

  记者:如果自己成为业主,要解决谁的住房问题?

  李稻葵:我的建议是解决收入中等以下,暂时买不起房的这部分居民。

  记者:政府有什么样的动力愿意这么做?

  李稻葵:目前来看,很多地方政府动力不足,为什么?因为他们是短期行为,他们只考虑未来三年、四年,顶多五年的发展前景。因为我们地方政府换届比较频繁,平均大概3年5年就会调整。所以我的建议就是应该由中央政府,给地方政府一定的指导,甚至于压力,要求他们这么做,这才行。

  记者:如果政府这么做是赔还是赚?

  李稻葵:从长远来看一定是赚。因为按照我这个建议,地方政府通过持有物业,给地方政府产生了一个长期来看非常好、有很好回报的资产。

  记者:您希望出台的政策是更加多应用于一二线的大城市,还是说更加适用于三四线的小城市?

  李稻葵:其实都适用,一二三线的大城市需要,当然这个进程会比较艰难一点。因为房价已经很高了,土地相对而言,剩余土地不是太多。一二线城市我们只是希望作为学术研究,如果二十年前这么干的话就好了,学习香港和新加坡。

  李稻葵:不能让房地产提前消费发展潜力

  李稻葵:1999年到2004年,我作为香港一个大学的老师,我在香港生活了五年,那五年我是住在政府的房子里面。

  记者:要交租金?

  李稻葵:每个月扣我工资的7.5%,政府通过大学,给我提供一个住房,所以我根本就不用担心香港房地产市场的价格问题,不用担心这个事。

  记者:7.5%的工资是优惠,还是说就是市场价格?

  李稻葵:是略低于市场价格的。

  记者:这是从居民的角度,政府手里要持有市场上多少物业才能够达到这个标准?

  李稻葵:在香港新加坡的情况,大概得50%左右。

  记者:一半?

  李稻葵:一半一半。我相信只要能够达到20%到30%的话,整个房地产市场的格局会根本性的改变,比如在北京,如果月收入低于一万五的居民,现在买房子肯定是有困难的,但是一万五去租房子,是没有大问题的。如果政府完全不管的话,月收入在北京低于一万五的居民就不能生存了,光靠买房子就很难生存。那么这部分人被迫离开北京,北京的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得靠谁呢?我在大学里工作,所以我们招聘老师、职员,一个最主要的障碍就是房价。昨天我还碰到一个博士,想招他来做博士后,他犹豫了半天,说我还是不来了,我说为什么?他说北京房价太高了,来了以后,了解一看,转了一圈,发现吓死我了。我跟太太一商量,我们不愿意来了,我们干脆住在重庆算了。很好的一个研究人员、年轻人,就是因为房价不来了。我们作为教育机构,我们竞争的对象是那些投资者,很多人是在北京买房子投资,我要招的人是要在北京买房子安家过日子的,这两类人在市场上PK的话,我们永远PK不了。

  记者:如果从社会问题的解决这个角度来看,会带来什么样的回报?

  李稻葵:从社会问题解决来看,最根本的是什么?是解决一个大的问题,不要让房地产过快地发展,提前消费了未来经济发展的午餐。现在很多地方经济还没发展,一听说这个地方规划要建桥,这个地方规划要搞大项目,马上地产上去了。可是地产一上去之后,劳动力进不来,很多居民进不来,就成空房了,房子就空置了,房价上去了, 经济却上不去了。这是目前很多地方经济发展的悲剧。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粤ICP备05088123号  网站标识码:4400000061
地址:广州市东风中路305号大院8号楼 邮编:51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