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好,欢迎进入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关键字:

要闻信息

政声传递 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信息
孙永福:中欧双方如何通过BIT谈判推动全面开放
    资料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2017-10-31
  举世瞩目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胜利闭幕。十九大是在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关键时期召开的一次会议,对中国和世界将产生深远影响。国内外高度关注十九大,高度重视十九大后的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经济增长前景及对世界经济的影响。鉴于此,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与德国国际合作机构于2017年10月28-29日在海南省海口市中改院国际学术交流中心共同举办以“新时代 新发展 新变革——十九大后中国转型发展及对世界影响”为主题的第83届中国改革国际论坛暨2017新兴经济体智库年会,邀请来自我国、德国、印度、泰国、土耳其、日本、挪威、比利时和其他国家的专家学者、智库、企业、政府官员等围绕新时代经济转型中的中国与世界、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加快完善市场经济体制、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的新突破等相关议题进行深入研讨。中国改革论坛网进行全程直播:
 

  非常感谢范秘书长,有这样的机会跟大家交流,刚才赵部长就如何全面推动开放进行了详细的讲解,彭主任也就如何改善营商环境,提出了一些具体的想法和看法,我只是从一个层面,也就是中欧经贸关系的角度,来探讨一下,特别是我们目前双方极为关注BIT的谈判,如何从这个角度推动全面开放,做一点说明。 

  为什么谈中欧的经贸关系,总体来讲,欧盟是我们的第一大贸易伙伴,而且连续十三四年是我们第一大贸易伙伴,在几大贸易伙伴当中,欧盟是相对开放的。从全球的最重要的经济体来讲,我们跟欧盟的经济体量相近,如果按照2015年的数据来讲,中国的GDP总量接近10万亿欧元,欧盟的经济总量接近15万亿欧元,美国第一,接近17万亿欧元,所以全球的三个重要的经济体,他们之间的互动关系,对于整个全球无论政治影响还是经济影响,都是非常重要的。我本人从事中欧经贸的实务操作有12年多,我把欧盟的诉求和中国如何进一步开放联系起来,大家知道欧盟还处在艰难的恢复期,在2008年以后,经济增长乏力,甚至有时候是一些负增长,但是现在接近2%的恢复性增长。所以欧盟对于我们来讲,在探讨大国关系,平衡大国关系,包括中美、中欧、中俄,以及其他的政治关系和经济关系方面,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而且欧盟是一个相对主张自由贸易的重要经济体,在很多领域跟中国有相似的看法,比如大家都支持以自由贸易为原则的多边机制WTO,跟有些大国的理念是不太一致的,在这方面中欧有一些共同的多极化的共同理念。所以在推动全球化,特别是经济全球化方面,我们有相对共同的利益。 

  中欧经贸关系总体进展还是非常好的,无论在贸易投资、技术合作等方方面面,成绩还是非常显著的。我刚才已经讲了,欧盟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我们对于欧盟来讲是第二大贸易伙伴,去年,也就是2016年的时候,我们之间的贸易,按中方的统计是5470亿美元,大概有3.1%的下滑,那么这种下滑今年得到了有效的扭转。我们商务部的统计表明,今年的19月,中欧双边贸易已经超过了4500亿美元,有11.8%的正增长,这是一个非常好的趋势。另外,从投资的角度,欧盟对中国的投资,目前的存量到今年的9月份,我们的统计是1180多亿美元,而中国在欧盟的投资存量是770亿美元。相对两大经济体来讲,我个人认为,投资还有巨大的发展潜力,因此双边目前正在积极探索的这个BIT,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如果你要对比欧盟和美国之间的这种投资存量的话,中欧之间的投资存量就显得微不足道。据我们所了解,无论欧洲对美国的投资存量,还是美国对欧洲的投资存量都超过2万亿美元,所以我们之间在投资方面的发展,具有非常重大的潜力和机遇。另外一点,我刚才讲的是去年货物贸易达到5470亿,今年超过4500亿,如果我们拿服务贸易来看,双边的服务贸易的量还是非常小的。以去年的情况为例,我们从欧洲进口的服务贸易大概是380亿美元,出口是270亿美元,大概有100多亿的这种逆差,从服务贸易来讲,顺便讲一下在货物贸易方面,我们有1300亿的顺差,这也是欧盟关注的一个焦点。我想强调的是从服务贸易角度来讲,只占我们现在货物贸易的大概1/8左右,所以有巨大的发展潜力,也就是说中欧在服务贸易方面,开展合作的机遇还是非常大的。所以我希望中欧要想尽办法,千方百计开拓新的领域,特别是在服务贸易领域能够加强合作,这一点跟我们继续扩大开放,是直接有关系的。我想这一点也能够引起大家的关注。 

  我刚才讲了货物贸易、服务贸易以及投资方面的一些基本情况。目前,就双边的重点关注来讲,在从贸易角度来讲,大概主要集中在BIT的谈判上。刚才彭森主任已经就如何营造更好的营商环境提出了相应的看法,那么目前BIT的谈判已经进行了14轮,从2013年开始谈,应该说这样的谈判速度,与我们双方领导人的期望还有相当大的差距,这个双方的工作层正在加紧谈判。这个跟大家介绍一下中欧双边的BIT谈判,主要是要在原有的中国与27个成员国双边投资协定谈判的基础上,要是一个高水平、更高层次的一个投资协定的谈判,那么这个谈判一经完成以后,就会取代中国与27国的双边的投资协定。大家知道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与很多国家都有BIT这样的协定。据我所知,除了爱尔兰好像我们没有谈BIT,因为爱尔兰相对比较开放,我们与欧盟其他27国都有,当时的BIT应该说是以保护外国在中国的投资为基本考虑的。目前,中国对欧洲的投资,已经在快速增长,从存量讲还不大,但是趋势非常好。所以,新的投资协定的谈判,不仅保护欧盟企业在中国的投资的一些利益,同时也必然保护中国在欧洲的投资利益,因此它应该是互利共赢的,目前谈判的难点在哪儿呢,就是一个高水平,这个高水平,就是在原来协定里面没有涉及的一些领域,在新的投资协定里面,都会涉及到,包括环境标准的问题,包括劳工标准的问题,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准入的待遇问题。这些就涉及到我们各个部门,相关部门都要联合起来,来集体行动,才能够加以推动,所以我个人认为BIT谈判,谈到一个相对平衡的这么一个投资协定谈判,与此同时中方各个部门的相互协调,认真学习,如何推动全面开放。习主席的指示是非常重要的,所以我个人认为,推动BIT的谈判,是将来对外开放的一个重要的课题。因为中欧之间的BIT谈判,跟中美之间的BIT谈判,从速度来讲,还有一定的差距,因为中美BIT的谈判,应该说进度更好一些,中欧BIT的谈判,现在只是框架达成了,要谈哪些内容,具体的、详细的内容还有待双方磋商。但是我们希望,既然欧洲作为我们第一大贸易伙伴,又是相对开放的一个经济体,那么中欧之间率先达成BIT协定的话,对中欧双方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还有我想说一点的呢,就是十九大报告又进一步提出,中国的经济要向价值链的上端推进,从这一点角度来讲,欧盟跟中国是有非常好的合作潜力的。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从技术合作的角度来讲,据我所了解,中国大概1/4强技术都是与欧盟有过合作的,而我们其他的贸易伙伴,由于意识形态的关系,和其他方方面面的考虑,对中国技术是封锁的,因此我们在很多制造业技术的合作,是跟欧盟很多成员一起合作的,包括我们现在,比如说在英国合作的核电,我们最早是跟法国合作,包括中国的高铁的一些技术,我们最早的时候跟法国,跟德国都有相应的合作,所以我们很多的技术源于欧洲,通过消化、吸收再创新,使我们的经济实力贸易结构都有很大的变化。我个人认为推动全面开放的新格局,是目前我们很多部门应该认真落实的一件事情,虽然我们已经提出了新的号召,但是如何贯彻,如何落实是一个最核心、最关键的因素。 

  谢谢大家!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粤ICP备05088123号  网站标识码:4400000061
地址:广州市东风中路305号大院8号楼 邮编:51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