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您好,欢迎进入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关键字:

专家论点

专家论点 当前位置:首页 > 专家论点
看透这9个问题,就看透了中国经济
    资料来源:中国改革论坛网2017-07-20

  关于中国经济,这里有你要的答案。

  上半年,中国经济增长、就业、物价、国际收支等主要指标好于预期。其他实物量指标和相关先导指标也都共振向好,指标之间的匹配度明显增强。但与此同时,产能过剩、地方债务、楼市泡沫、金融风险等隐患也持续引发各方关注。

  下半年中国经济能否延续这种超预期增长势头?在高规格的金融工作会后,中国会采取哪些措施来防患系统性风险?

  在由中国新闻社主办的“国是论坛——2017上半年经济形势分析会”上,我们带着上述问题向9位专家提问: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 姚景源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经济研究所所长 高培勇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 赵锡军

  商务部研究院区域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张建平

  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 李新创

  住建部住房政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 顾云昌

  九州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 邓海清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助理研究员 施戍杰

  ofo副总裁 向继贵

  1. 当前中国经济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在姚景源看来,6.9%的同比增速本身就是一大亮点。

  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我国进出口总额131412亿元,同比增长19.6%。因此,赵锡军、张建平以及李新创一致认为,外贸和进出口也是今年上半年经济最大的亮点。

  在高培勇看来,长期专项债券未发行值得关注。他表示,2016年GDP增长的一个刺激措施是国家发改委通过国开行、农发行发行1.8万亿元的长期专项债券。但今年以来长期专项债券尽管一直在酝酿,却最终没有发行。这一方面表明,中国经济稳定向好,另一方面表明,经济新常态下宏观调控有新格局。

  邓海清则认为,人民币汇率逆转、出口拯救经济下行、房地产投资“调控但没挂”,是最大的亮点。

  2. 当前宏观经济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虽然上半年经济形势表现良好,但是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深入之际,也面临很多挑战。

  结构调整:姚景源认为,中国经济深层次结构性问题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是当前宏观经济最大的挑战。他担忧,整个经济速度过高过快,一旦外部形势好转,中国很可能贻误结构调整的时机。

  金融风险:张建平则谈到了对金融风险的担忧。他表示,金融始终是中国的短板,中国金融结构性的矛盾扭曲的程度要高于实体经济,导致融资难、融资贵,甚至有些企业出现了资金链的问题。

  收入分配:施戍杰认为,收入差距的进一步扩大是当前最大的挑战。他表示,总体而言,中国的收入差距还是较高。当前,我国正处于一个经济阶段的转换期,如果不能有效地缩小收入差距,至少要进一步降低它。

  3. 下半年中国外贸是否可以持续增长?

  上半年,中国外贸数据出乎意料的好。在张建平看来,下半年应该会延续增长的势头,但不确定是否仍会有这么高的增长率。

  他表示,外贸数据的波动性一向比较大,之所以能够看到下半年的势头确实不错,主要是基于发达国家经济复苏的情况以及其市场继续向好,再加上新兴国家特别是金砖国家也继续朝着好的方向迈进。

  张建平认为,“一带一路”这个潜在大市场的潜力还远远没有被挖掘出来,中国要通过贸易便利化的改革、自贸试验区的辐射推广和网络扩大,让贸易效率得到提升,同时中国企业走出去对外投资也会带动外贸的增长。

  4. 中国全年GDP能否实现6.5%左右的增长目标?

  判断宏观经济走向,姚景源认为要从基本原理上看四大指标,一是经济增长率,二是就业,三是物价,四是国际收支。

  他指出,今年上半年这四大指标良好,表明中国经济正处在稳中向好的基本局面,同时也说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扎扎实实的成效。如果按照党中央的部署扎扎实实推进,中国经济今年保持较好的可持续增长状态,并且完成年初所设定的各项指标是没有问题的。

  在高培勇看来,近年来宏观经济政策发生了四大变化,一是对经济形势的判断的变化,将主攻方向调到了结构性改革的轨道上;二是经济发展理念的变化,注重经济发展的质量;三是经济工作思路和主线的变化,把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为当前和未来一个时期经济发展和经济工作的主线;四是实施路径发生的变化,将基本的途径放在以改革的办法突破体制机制障碍上。

  他表示,如果这些变化收入视野并且深入加以分析,甚至提升到规律层面加以把握,那么中国未来经济的运行将会是顺畅的,上半年的良好势头还将保持下去。

  5. 本轮楼市调控政策“最多持续一年半”?

  今年以来,随着各地楼市调控措施的不断完善,一线和二线城市房地产市场趋于稳定,环比下降或涨幅放缓者开始增多,很多区域房地产交易变得更加理性。但有观点认为,本轮楼市调控政策最多持续一年半。

  对此,顾云昌表示,房地产调控永远在路上。“房地产有个小周期,大概三年左右。这个周期与供应、需求都有关系。2006年是一轮小周期的波动。在一二线城市,波浪式的推进开始回落了,三四线城市也要逐步回落,恐怕2018年房地产会下行,所以我们要做好应对。”

  顾云昌指出,房地产上升的阶段是一年半到两年,下行的阶段是一年到两年,而且房地产是有地区性和差异的。

  6. 如何评估中国的地方债风险?

  顾云昌指出,当前中国地方债很高,如果说债务风险引起了金融风险,主要是企业和地方债导致了金融风险。

  在高培勇看来,地方债产生的主要原因是体制机制性因素一直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变。他解释道:“地方政府要干事情就需要钱,要有钱就得突破现有体制的约束额外找钱,所以在现有体制条件下产生举债冲动的基因一直都有。”

  他还认为,地方债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产业投资发展基金。“这个债非同小可,有相当一部分隐藏在PPP的外衣之下,究竟有多少,难以说清楚。”

  7. 中国金融领域出现哪些改变?

  7月14日至15日,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对今后中国金融的发展进行了一系列部署,并宣布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

  赵锡军认为,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是中国经济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对金融作为服务业如何服务实体经济发展进行的一个重新安排、规划和定位。在定位之前,首先要对现有金融服务业进行评估,看到它有哪些风险和薄弱点,然后对其进行整治。

  他指出,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设立,今后主要将做三方面的工作。一是做总体金融领域投资、管理方面的协调和综合性工作;二是“一行三会”在管理方面的交叉和空缺部分,也将由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来做;三是将现在可能会出现的金融领域的风险因素、不稳定因素化解。

  8. 钱袋子的增长如何跟得上GDP?

  施戍杰指出,今年上半年不仅仅居民收入增长大于GDP,区域结构也得到了改善。至于进一步缩小收入差距,其实根本上在于能不能转变增长方式。

  他表示,过去的增长方式是重积累、轻消费,重物资资本、轻人力资。这种增长方式与过去扩张型的增长阶段是相符合的,虽然带来了高速的经济增长,但是导致收入差距扩大。

  他认为,现在增长方式转变了,如果继续通过刺激性的政策来保持比较高的增长速度,收入差距很难得到缩小,还会恶化。但如果通过深化改革转变这种方式,更加注重人力资本的积累,那么就可以在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同时改善收入分配。

  9. 共享经济带来的红利有多大?

  今年以来,我国相继出现了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新经济,尤其是共享单车的出现,既改变了城市交通生态、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也推进了节能减排。

  向继贵表示,目前仅ofo小黄车直接惠及的就业岗位达到4万多个,带动一线工人薪资收入水平平均增长15%,同时也带动传统自行车产业实现了升级。

  邓海清认为,共享经济投资的规模体量之大,可以与房地产领域相媲美。他表示,在未来3到5年之内,共享经济能够成为中国投资领域不再往下掉的最为关键的支撑。

  国家统计局数字显示,2016年,中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5万亿元,比上年增长103%,参与分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过6亿人。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预测,未来几年,分享经济将保持年均40%左右的增速,到2020年交易规模将占GDP比重的10%以上。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 粤ICP备05088123号  网站标识码:4400000061
联系我们     地址:广州市东风中路305号大院8号楼 邮编:510040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1293号